我的位置: 首页 > 扶贫 > 正文

三省交界看巨变③|湘桂黔处贵州垒寨村:昔日闭塞贫困“三省坡” 今朝路通业旺乐陶陶

  洪州是红军入黔第一镇,也是黎平出黔入湘、桂的东大门,与湖南通道的播阳镇、独坡乡以及广西的独峒乡毗邻,全镇15个行政村中,多个行政村地处三地交界或两地相邻。


  三省(区)界碑地称“三省坡”,位于隆基拉维山脉,山脉像一头水牛的骨架,延伸开去,涉及湘、桂、黔三省(区)7县的多个乡镇。“三省坡”下的垒寨村,隶属洪州镇,便是最有代表性的村庄之一。


  垒寨村又名三团村、救寨村,是一个600多年历史的古村寨,地处贵州与广西、湖南的“边界”,距洪州镇22公里,离广西三江县独峒乡、湖南通道县独坡乡分别约10多公里、20余公里。垒寨被称为“草苗之都”,当地人是苗族的分支——草苗族。



  垒寨村


  进入垒寨,凉亭、花桥、鼓楼错落有致,路面干净如洗,小河流水潺潺,房屋木墙青瓦……和谐富裕美丽的村容村貌,让人误以为到了景区。


  近年来,贵州各级党委政府在垒寨村投入近2000万元,使该村在交通、教育、产业、生活等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
  公路畅通幸福来



  21层高的草苗鼓楼


  “垒寨以前是有名的贫困村,今年将脱贫出列。”驻村第一书记邓康福说。邓康福是黎平县工信局干部,早在1998年,当时在镇里工作的他曾到垒寨驻村。那时,因不通公路,他背着行囊,从洪州镇政府出发,步行约5个小时才抵达。


  苦于交通的闭塞,垒寨人1997年曾自发修路,他们按照户、人两项指标,将修路任务分配到户,村民利用农闲时间,用锄头挖路,挖了3年多,依然未修通。2001年,受村民们修路事迹感动,镇里出资找来挖掘机,挖通了毛坯路。


  毛坯路晴天灰大,雨天泥泞,只能勉强通摩托、小四轮。“因为交通不便,村民赶集选择较近的省外独峒,很少去省内洪州。”村支书龙达贤介绍,垒寨步行到独洞2个多小时,到洪州约5小时。



  木墙青瓦


  这条毛坯路,一用便是10余年。 2014年,洪州到垒寨的公路得到硬化,彻底改善了垒寨的交通瓶颈。2016年后,赶着农村公路“组组通”的东风,垒寨村又陆续修通了通组路、串户路,以及到广西、湖南交界的硬化路,形成了垒寨的“交通网”。


  “以前羡慕广西、湖南发展快,现在我们追上来了。”村主任张道永说。因对方到交界地仍是毛坯路,垒寨到两地交界的硬化路成了“断头路”。因行走艰难,村民与两地的“交道”反而减少了。


  随着交通的畅通,村民几乎家家添置了摩托车,据估算,全村汽车数量达80余辆,垒寨到洪州的车程约40分钟,村民赶集、办事首选路程远的洪州,而不去独峒了。曾经寂静的“三省坡”逐渐热闹起来,每年杜鹃花开时节,旅游者纷至沓来。


  欲富口袋先富脑袋


  40岁的姚希标是三个孩子的父亲,三个孩子均在县城上学,老大老二上高中(住校),老三上小学。为了陪老三上学,他在县城租了房子,让孩子的爷爷“陪读”,陪读的生活成本,年费用超过2万元。“要富口袋,先富脑袋。”姚希标说。为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不少村民不计成本,舍近求远送孩子到洪州镇、黎平县城甚至更远的地方求学。


  曾经,垒寨村教育落后,年龄50岁以上的人(特别是妇女)多数没文化,听不懂汉语,无法与村外人沟通。



  凉亭、花桥、鼓楼错落有致


  年近70岁的姚胜金介绍,1956年,村里才办起小学,但无正规校舍,教室设在废弃粮仓、鼓楼,任课者是村里上过几年学、认识些字的民办教师,教学水平低,学生不想学,家长不想送。姚胜金13岁入学,三年级后便辍学了。直到1983年,垒寨村才建成了新校舍,调来了公办老师,教学质量有所好转。


  随着国家义务教育、“普九”教育、“两免一补”以及免费午餐等政策和措施的实施和落实,教育成本降低,垒寨人对教育的重视不断升温。


  上世纪80、90年代,垒寨村只有一人考上大学,直到2006年,全村才出现了第二个大学生。


  2009年,垒寨村“破天荒”10余人考上大学,此后,每年约10人考上大学,至今,从垒寨通过考大学走出去者上百人,在校大学生59人。


  垒寨从教育“凹地”变成“高地”,成为当地最重视教育村寨之一。


  产业兴旺生活美



  村里现在有了5家小卖部


  “近几年,垒寨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镇政法委书记陆定文说,用“恍若隔世”来形容,一点儿不夸张。


  交通不畅、教育滞后,曾导致改革开放的“春风”来得晚。张道永回忆,1994年,全村在外务工者不足10人。1998年,有企业入村招工,外出务工的人才多了起来。


  垒寨人均耕地少,粮食有限。最穷的年代,村民填不饱肚子,生活在上世纪50、60年代的人,吃过野菜、树皮、谷糖等,饿得脸上无血色,手臂细如毛竹。到80年代初,随着土地承包到户、高产水稻普及,垒寨村逐渐解决吃饭问题。


  地瘠民贫,造成治安状况差,为了“保护”牲口免遭偷盗,人畜混居,一楼关牲口,二楼住人,室内光线阴暗,臭气熏天,村庄脏乱差。


  如今,垒寨约600人在外务工、经商,年赚回资金上千万元。200余人的伐木队伍,每天收入200元以上,高的达500元左右。“村民在外务工,不仅赚到了钱,还改变了观念、思想及生产、生活方式。”邓康福说。



  茶商姚讲仁向村民收购茶叶


  村里的产业也从无到有,陆续种植茶叶、油茶、钩藤等经济作物千余亩,更多留村农民增收有路。小小垒寨,小商店多达5家,肉贩每天销售一头猪,说明村民的购买力“杠杠的”。


  “各家的房子宽敞,村庄也干净漂亮了。”59岁的张道祥2014开始建新房,申请到危房改造指标,获得5800元补助,建起了宽敞的新房,楼层从二层增至四层。


  近年来,通过危房改造、屋面整治、改厕改灶等新农村建设项目的实施,极大改善了村民的住房条件;通过河道治理、村庄整治、清洁风暴等工作,村庄面貌焕然一新。张道祥等4人组成的“环卫队伍”,使寨内环境卫生得以持续。


  傍晚时分,垒寨一片祥和景象。老人在鼓楼里聊天、小伙在篮球架下打球,闲聊的女人们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……


 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罗石香

  见习记者 王维维